2008-05-16

喜歡 Portishead 是一個病

大概在十多年前,我得了一個病,那個病就是喜歡了 Portishead...

就是一九九五年那暑假,因為從來自英國的暑期班老師借來的一盒「沙沙聲」的卡式帶《Dummy》,感染力強的〈Glory Box〉、淒涼的〈Roads〉,令我喜歡了 Portishead,這個病十分毒,令人不能自己,就像一個咀咒,萬劫不復。

自 97 年的《Portishead》第二張同名大碟和 98 年的《Roseland NYC Live》以後,他們雖然就此消聲匿跡,但我的病並沒有因而好轉,〈Only You〉、〈Undenied〉、〈Humming〉等病毒,仍然經常在我腦海裡發作,Beth Gibbons 的聲音總是歷久不散。

在 2007 年的 11 月,得知 Portishead 會在ATP festival 演出和張會推出近大碟《Third》時,我知道在不久的張來,我的病會進一步惡了。

當聽到《Third》裡的 Beth Gibbons,我知道 Portishead 今次帶來的病毒比起以前更加嚴重,可能致命,我可不想我的生命好像〈Silence〉那樣,在全無先兆之下就終斷了。我也不希望我的餘下日子活在〈Hunter〉那種令人喘不過氣的高壓低下。Portishead 很毒,在〈Nylon Smile〉裡用巫術干擾聽眾的神經。

當去到〈The Rip 〉的時候,問題來了,那由第 132 秒出現,來自 minimoog 的「魔音」,使我不由自主地不斷重複這首音樂。幸好聽了那麼多年 Portishead 的我,多少也長了些抗體,不會因為〈Plastic〉那少少對聽覺神經帶來的干擾所影響到。但〈We Carry On〉可不簡單,重型的電壓輸入、連續不斷的鼓聲、雜亂的結他 riff、歌詞滲出的苦澀,多少要人令心力交碎,再多的抗體抵擋不了。

若不是〈Deep Water〉那一口清淡的水,試問有誰能夠忍受〈Machine Gun〉的鐵腕鎮壓和後來源於2 分 42 秒拳打腳踢,更不用說那有如安魂曲的 chorus 部和後段的聲音扭曲。不要以為〈Small〉是「小兒科」,Adrian Utley 的結他 effect 還未有用盡他的破壞力,如果他使出十乘功力,聽者必死無疑。

〈Magic Doors〉跟《Third》的其他病毒很不一樣,想信不是一個急性的病毒,應該一個慢性疾病,Portishead 最出色的 sampling 終於出場了。〈Threads〉比〈Magic Doors〉更慢,bpm 更慢,病徵的出現病更慢,因為她要你在不知不覺下筋竭力疲,然後慢慢地、慢慢地...

如果喜歡 portishead 是一個病的話,我病得重,但我不想痊癒。

4 則留言:

Cityben 說...

寫得幾好喎!!
對~~~聽他們的音樂真的好易上癮!!

Sunny Chan 說...

多謝晒!真係愈聽愈上癮!

半桶水 說...

看完此文跑去moov聽了《Thrid》一遍,然後,我也生病了。Portishead的實在太精采!

文章寫得不比音樂差。

Sunny Chan 說...

多謝。

對不起,把病傳染了給你。記得在 youtube 找 Portishead ATP festival 的片段看,重精采!

linkwith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